文 | 《财经》记者 严沁雯 张颖馨

编辑 | 袁满

本文来自财经杂志,原文标题:《量罪虚拟币交易:24家平台中止服务中国客户,相关司法文件酝酿中》

“再不收手,或许会面临定罪量刑。”头部虚拟货币交易平台人士难掩内心的惴惴不安。

继定性虚拟货币交易为非法后,中国监管者的肃清举动,仍在升级——完善司法指导性文件。

9月24日晚间,中国人民银行联合网信办、公检法等十部委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防范和处置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通知》(下称央行《通知》)。

这份被币圈人士称为“史上最严”的监管文件,不仅再次强调虚拟货币相关业务活动属于非法金融活动,而且首次明确了境外虚拟货币交易所通过互联网向中国境内居民提供服务同样属于非法金融活动。

同日,国家发展改革委等11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整治虚拟货币“挖矿”活动的通知》(下称发改委《通知》),虚拟货币“挖矿”被全面禁止。

随后,包括Huobi Global(下称“火币”)在内的多家涉及虚拟货币相关业务的平台陆续表态停止对中国大陆地区客户提供服务。

截至《财经》记者发稿前,虽然三大虚拟货币交易所中的另两家尚未明确表态(业内通常将火币、OKEx币安并称为国内三大虚拟货币交易所),但中国大陆地区相关业务的清退已成大势。据《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已有约24家涉及虚拟货币相关平台宣布停止、限制对中国大陆地区客户提供服务。

值得注意的是,伴随央行《通知》下发,相关部门已在着手研究如何将监管要求落地。多名接近监管的知情人士告诉《财经》记者,央行《通知》下发后,公检法机关正对虚拟货币交易所及“挖矿”等相关情况进行研究,探索定罪量刑的具体路径,后续预计会适时出台相关司法解释。

“央行《通知》以指导性为主,后续具体案件的侦办由公安机关负责,目前无法可依,因此接下来两高可能要出司法解释。如果司法解释出来前还不撤,届时麻烦就大了。”有头部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内部人士向《财经》记者坦言。

 

 

 

 

 

 

闻风而退:本土地方交易所加速注销

 

 

 

 

 

 

在9月24日晚间停止中国大陆地区新用户注册后,火币于9月26日再度表示,计划于2021年12月31日24时之前,在保证用户资产安全的前提下完成有序清退。这意味着,在此时间之后,中国大陆用户将无法使用这一交易平台。

10月2日,火币公布了中国大陆地区存量用户币币与OTC交易的清退流程。

事实上,火币对中国大陆相关业务的清退早已提上日程。有火币内部人士向《财经》记者表示,早在今年5月,火币便制定了相关清退计划,原定用一年的时间,即于2022年6月30日前完成清退。但伴随央行《通知》下发,火币的清退计划亦提前半年执行。

无独有偶,部分虚拟货币交易所此前就已做好下线相关业务的准备。

“今年春节后我们就已经做好准备,比如监管要求我们下线哪个产品,我们就可以立即下线。原定计划是在年底前下线相关业务,但央行《通知》一下发,我们就感觉形势不妙,于是9月底就赶紧执行清退计划。”已宣布关停中国大陆地区服务的某虚拟货币交易所内部人士透露。

强监管即将来临并非无迹可寻。今年5月18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支付清算协会联合发布《关于防范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公告》(下称协会《公告》),直接否定虚拟货币的货币属性,指出有关机构不得开展与虚拟货币相关的业务。

紧接着的5月2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金融委主任刘鹤在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第51次会议上明确指出,坚决防控金融风险,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

此后,多地监管发布风险提示,并针对相关机构及活动开展清理整顿。

6月21日,央行有关部门就银行和支付机构为虚拟货币交易炒作提供服务问题,约谈部分银行和支付机构,要求其不得为相关活动提供账户开立、登记、交易、清算、结算等产品或服务。

此后的7月,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央行营业管理部发布《关于防范虚拟货币交易活动的风险提示》(下称《风险提示》),警告辖内相关机构不得为虚拟货币相关业务活动提供经营场所、商业展示、营销宣传、付费导流等服务。同时,辖内金融机构、支付机构不得直接或间接为客户提供虚拟货币相关服务。

彼时,接近地方金融监管的行业人士曾告诉《财经》记者,相关警告内容在此前央行等七部委发布的《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以及协会《公告》等内容中均被多次提及,而这次警告则伴随着进一步的打击行动。

该人士透露,《风险提示》下发后,北京辖内部分虚拟货币交易所接到监管通知,要求注销公司主体。于是,部分头部虚拟货币交易所注销了部分关联企业。“此后形势开始缓和,直到此次央行《通知》下发,地方金融监管再次进行摸底排查,打击力度加大,虚拟货币交易所相关主体加速注销。”

《财经》记者注意到,今年7月22日,北京火币天下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下称“火币天下”)因决议解散,拟申请注销登记。公开资料显示,火币天下成立于2013年12月18日,为此前火币网的国内运营主体。

而在更早前的6月24日,OKCoin(虚拟货币交易所OKEx前身)此前在国内的运营公司——北京乐酷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也宣布决议解散。

 

 

 

 

 

 

断腕国内:24家平台停止服务中国客户

 

 

 

 

 

 

事实上,在更早之前的2013年、2017年,央行就曾会同相关部门多次发文,明确虚拟货币为虚拟商品,各金融机构不得开展虚拟货币相关业务,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非法从事代币发行融资活动。此后,相关监管部门亦发文提示风险并逐步加大整治力度。

 

国家监管升级:探索虚拟币交易量罪的具体路径,相关司法解释将适时出台

 

不少币圈人士回忆称,上一次给行业带来大震动的还是2017年的“94”文件(记者注:2017年9月4日,央行等七部委联合下发的《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该文件将ICO(代币)明确定性为“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要求停止一切的代币发行融资活动。

“那年的大牛市由ICO引领,被禁止后币圈崩盘,有些小交易所直接跑路,大交易所则是发布关网停服公告。”一位币圈人士回忆道。

《财经》记者注意到,彼时,火币(当时为“火币网”)亦曾发布停止交易公告称,仅停止人民币交易业务,其余业务不受影响。

于是,将服务器和注册地搬往海外,成为当时活跃在国内的虚拟货币交易所的选择,“但实际上是‘出口转内销’了。”有币圈人士直言,上一次各交易所出海后,并未关停对中国大陆用户的服务。

面对监管频频警示,为何此前国内虚拟货币交易所没有如此次这般集体熄火?

多名币圈人士告诉《财经》记者,在重复强调虚拟货币相关业务活动属于非法金融活动的同时,央行《通知》认定境外虚拟货币交易所通过互联网向中国境内居民提供服务同样属于非法金融活动,同时也规定对相关境外虚拟货币交易所的境内工作人员应当依法追究责任。这正是让行业为之一震的关键所在。

央行《通知》指出,“对于相关境外虚拟货币交易所的境内工作人员,以及明知或应知其从事虚拟货币相关业务,仍为其提供营销宣传、支付结算、技术支持等服务的法人、非法人组织和自然人,依法追究有关责任。”

此前,针对境外交易所在境内工作人员并未有明确定性,注册地和服务器在境外的机构也能为中国大陆用户提供服务。央行《通知》的发布,意味着以上行为将面临针对性监管。

“比如说你明知这家公司是虚拟货币交易所或是涉币类非法业务,但你依然选择在这里工作,那其实就属于参与非法金融活动。这就与当初的P2P平台情况一样,如果这个平台后续被立案,你之前的工资大概率会被要求退还,因为属于违法资产。从这点看,央行《通知》会对很多员工心理会产生极大的震慑。”某头部虚拟货币交易所内部人士告诉《财经》记者。

在明确境外交易所的境内人员不能逃避法律责任之外,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肖飒亦撰文指出央行《通知》还需关注的几点内容:直接挑明USDT属于虚拟货币,不受中国法律保护;为虚拟币提供“定价服务”也属违法,未来会被取缔;虚拟币交易“信息中介”模式,不再处于灰色地带,已归于非法范畴;涉虚拟币投资交易的合同无效,理由是违反公序良俗;重点打击罪名,由之前的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等,逐渐向非法经营罪和诈骗类犯罪更迭等。

“相较于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央行《通知》将相关虚拟货币交易认定为非法金融活动,因此其重心逐渐转向非法经营、金融诈骗等犯罪活动。这说明未来打击的虚拟币产业类型和业务类型均会有所变化。据此,我认为DeFi(记者注:基于智能合约平台构建的加密资产、金融类智能合约以及协议)业务可能会成为众矢之的。”肖飒进一步指出。

另据《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发稿前,已有约24家涉及虚拟货币相关业务的平台宣布对中国大陆地区客户的服务的停止与限制。这其中包括火币、BiONE、CoinEX、安银交易(AEX)、抹茶等交易所,也有包括星火矿池(SparkPool)、蜜蜂矿池(BeePool)在内的矿池、以及包括TokenPocket等在内的钱包。此外,比特大陆也宣布自10月11日起,旗下蚂蚁矿机将停止向中国大陆(不含中国香港和中国台湾)地区发货。

 

“之前听说8月末会下发一个打击力度非常强的文件,于是我们做空比特币和以太坊,没想到9月份又涨了起来,导致我们亏损不少。之后,我们就以为这个所谓打击力度非常强的文不会再下发,没曾想最终还是来了。”有虚拟货币交易所内部人士告诉《财经》记者。

值得注意的是,在央行《通知》发布同日,国家发展改革委等11部门亦联合印发发改委《通知》,虚拟货币“挖矿”被全面禁止。

“发改委治生产端,央行治交易端,这套组合拳是对国内虚拟货币产业的全面打击,可见态度之坚决。”一位业内人士指出。

 

 

 

 

 

 

退出隐忧:死水微澜

 

 

 

 

 

 

市场关注,接下来虚拟货币行业在中国是否会彻底退出。

“大部分肯定是会表态退出,但实际退出与否不好说。目前看,也有部分虚拟货币交易所态度比较模糊,背后原因一方面是有的交易所国内客户数占比不大,另一方面则是交易所背后的实控人已经身在国外,国内的监管要求无法对其产生影响,最后就是看要保业务还是保团队。”上述头部虚拟货币交易所内部人士告诉《财经》记者。

当前,除火币宣布将清退相关业务外,国内另两家主要虚拟货币交易所币安和OKEx尚未公开表态。针对未来业务发展方向,截至《财经》记者发稿前,OKEx未做回应。

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则向《财经》记者回应称,币安于2017年搬离中国,目前用户以海外用户为主,且在海外走合规交易平台路线,已在美国、澳大利亚、英国等多国提交相关牌照申请。

亦有币圈人士仍对未来发展抱有希望,表示当下严监管在未来或有变数。“现在肯定都要迎合监管,等风头一过说不定还会调整。”上述币圈人士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在火币等虚拟货币交易所宣布退出相关业务的同时,亦有部分交易所仍在继续大力招揽新客户。根据部分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用户向《财经》记者提供的截图,在某头部虚拟货币交易所内部员工的微信朋友圈中,可看到“火币网已经发布公告清退大陆用户,需要注册XX平台的用户可联系本人,享受手续费永久8折”等类似文字。

而当下,对于部分选择退出的虚拟货币交易所来说,恐面临不小挑战。

有币圈人士告诉《财经》记者,火币在国内的用户颇多,这次退出可以说是一场自我革命。

对于具体涉及多少国内用户,火币集团联合创始人杜均在向《财经》记者提供的回复中表示,关于清退计划影响到的客户数量,目前还未有统计到准确数字,此外,清退中国大陆用户短期看会对公司的营收有一定影响。

另有虚拟货币交易所内部管理人员告诉《财经》记者,虽然此前已经布局并提升国际业务份额,且国内业务也在逐步按照监管要求,转向区块链技术等方向,但区块链技术应用在短期内很难有实质性突破,因此这些转型业务能否支撑起公司的新发展,内部确实有不少疑虑。

此外,虚拟货币交易所退出过程中潜藏的风险亦需关注。

“交易所退出所带来的影响并非都是积极的。”有币圈人士告诉《财经》记者,当资金不经由交易所,那链上犯罪相应地会变得更隐蔽,而且地址不可追溯。交易所还有KYC(Know your customer,即对账户持有人的强化审查)和AML(Anti Money Laundering,反洗钱)机制,可以配合有关部门做调证,如果“一棒子”打掉,这些配合的有效性恐怕会降低。

亦有行业人士提醒,需要防范部分虚拟货币交易所在退出过程中出现的暴雷风险。“有的交易所动用用户资金或做了很多风险高的产品,这时可能会借着业务退出直接跑路。此前P2P平台中就有类似情况,行业清退潮中,不少P2P平台就以监管环境收紧、挤兑潮等为借口,直接跑路,给用户带来不小损失。”有虚拟货币行业从业人士说。

中国政法大学法治与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车宁则进一步指出,央行《通知》中将境外交易所向境内提供服务列为非法金融活动,这其中将涉及到境内人士经营境外平台、境外人士向境内提供服务等不同情形;“挖矿”亦存在如中国公民到境外参与“挖矿”等问题,如何追究落实跨境人员的法律责任仍有待探讨。未来,中国应加强国际司法协作,提升相关法律法规的域外执行力,共同打击相关违法行为。